目前日期文章:201405 (1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40524(1)  
葉神鎮樓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_
520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1578950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張起靈睜開眼,窗外路燈的光線透過洗得發薄的窗簾,床鋪被窗框的影子切割成一塊塊。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40224(1)  20140224(1)  

(這樣的一個腦補)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門裡出來後,一路上都沒再碰到其他人。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青年的指尖還泛著菸草的香味,他過去還不曾有這麼重的菸癮,後來你聽說他戒了,可惜沒能戒上多久,指稍上的味道徘徊不去。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店員小哥&小小邪)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王胖子一走進屋內看到的就是張起靈和吳邪渾身濕透雙雙跌在地上的畫面。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憶中自己揹過張起靈幾次,哪一次不是訝異於那身骨的柔軟,和男人平時表現出來的剛毅大相逕庭。只是這一次卻不一樣。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張起靈記憶以來,第一個最接近生命,同時又最接近死亡的時刻。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葬禮進行至此,解雨臣都沒有落下一滴眼淚。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常搞得別人家籌備葬禮,但黑眼鏡自己本身參加過的葬禮卻是相當少的。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己的學生總算有點成長了。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若是前去詢問,那個男人肯定會說,他作夢都沒想過會有這一天。


十年後,山腰上的湖畔,夜未央,打著幾盞風燈,就這樣一群人或坐或站,第一次不須要急著躲藏,不須要忙著思考。
吳邪跟張起靈坐在一塊,獃獃地盯著湖面上反射的火光。
黑眼鏡走了過來,遞給吳邪一支菸。
後者抬眼,緩緩地搖了搖頭。
「我戒了。」
黑眼鏡笑了兩聲,將菸遞往另一方,見張起靈接了過去啣在嘴邊,便湊下身去替他點火。
過程中,吳邪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再遠一點的地方是黎簇跟他那個姓蘇的夥伴,到底年輕,拿著幾支煙火笑鬧個不停。
「什麼時候戒的?」
等黑眼鏡走開,張起靈朝空中吐了口菸圈,問。
對於對方會先開口略感驚奇,又或者說自己曾是話多的那個,只是十年來發生太多事情,讓他不自覺間也寡言了起來。吳邪盯著張起靈的側臉,昏暗中的輪廓仍跟記憶中一樣,熟悉的尼古丁的味道散開來,從菸頭上,從張起靈唇上。
張起靈沒有聽到答案,只感覺一道視線不斷扎著自己,遂微轉過頭來想表示困惑。
「吳──」
他沒能把話說完,吳邪的手一下子伸過來按住他的腦勺將距離扯近,張口抵住他的唇,黑眼鏡的香菸不便宜,熱辣的味道在口中交纏,或許是其他、又或許只單純是太久沒有抽菸的緣故,吳邪被嗆得有些想哭。
張起靈感覺吳邪整個人把重量都壓了過來,也沒有推開,相反地則緊緊擁住對方的軀體,十年前一折就斷也似的弱柔,到現在是精瘦卻扎實的肌肉,他用十年去換的事物,吳邪卻又拿去換回了他。
末了吳邪從張起靈懷中抽開身子,舌尖緩慢地舔過上唇。
「娘的,都跟你說我已經戒了。」
彷彿在怪罪著吸菸者的不是。
卻又像是上癮一般,在太過接近的距離失去控制。
什麼時候戒的?

吳邪這才想起,自己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抽菸了。

說不定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戒。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起靈總是說他知道。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是眼淚或許還嫌多,吳邪只覺得眼角微微燙了一下,鼻間一股酸澀的感覺一下子就過去了。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_
  
  「吳邪,熄燈。」
  當吳邪還打著手電像隻被踩著尾巴的小動物驚惶地亂竄時,短促的呼喚隨著張起靈的腳步聲一下溜進石室,他甚至沒能用肉眼確認到真的是張起靈,就已被對方身上的氣味擁了滿懷。
  在那個關掉手電之後全然黯不見指的空間裡,吳邪拽著手電警覺地倚在空蕩的棺槨邊,同時又留戀也似地感受突然而來的擁抱。每次都像是再也見不到面,又每一次每一次,對方都會回來。
  
  那不是他們第一次擁抱。
  
  張起靈摟得很緊,雙手繞過腰和肩將兩個身軀的距離拉得不能再近,彼此的心跳透過幾層布料撞擊般地傳來。
  「悶油瓶...?」
  「別出聲。」
  張起靈的聲音悶在吳邪頸邊,弄得他有些發癢,而在彼此周遭不可見的黑暗中,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從石室邊直爬梳上神經,引起一陣陣寒顫。
  確定真的是張起靈之後吳邪的心情放鬆不少,心跳很快地平穩下來,卻發現對方的狀況不同尋常,即使極力壓抑著調整,呼吸也一片紊亂。
  「張起靈,你受傷了?」
  吳邪低聲問道,空著的手往張起靈身上探,卻像是觸碰到被硬生扯開的傷處似地,聽到對方一陣悶哼。
  「這樣不行,你得止血...」話才說著,張起靈環著自己的力量又變得更緊了,不肯鬆手似地緊到發疼的地步。
  「放開、我們得出去幫你──」然而這無疑是空談,張起靈說不能開燈肯定有他的理由,兩個人沒有辦法在這樣的黑暗中行動,邊上的聲音時近時遠,像在試探著什麼。
  吳邪感覺自己碰過對方的手是濕熱的,他沒有放開手上僅剩的手電,就著這個姿勢回擁張起靈,肩膀和腰都被勒得很痛,但他不能說,不想說,不須要說。
  「吳邪,你記好,我過來的那個入口不能用了,等會你挨著牆走,記號在腰邊,你往另一面去──」
  張起靈的聲音很微弱,但又如他記憶中那樣決絕而低沉。
  「我們現在就走啊──」
  「不行,我走不了了。記住,有剛剛那種蟲子的地方很危險,」
  「你閉嘴。」
  「但絕對靠進出口,我腰帶上那把刀你等等就拿著,」
  「你閉嘴。」
  「不能用火燒,這樣只會引來其他東西──」
  「你他娘的閉嘴,剛剛不是說不能出聲的嗎,平常要您老講幾句話就便祕似的,現在一個勁在說什麼啊?娘的、小爺我現在不想聽,你給我好好閉著嘴休息。」想攬住張起靈的腦勺,但手被染得一片潮濕,已經感覺不到究竟是哪裡在出血了。
  想狠狠地擁抱對方,卻怕碰到更多傷處。
  「吳邪,」
  「閉嘴。」
  而張起靈卻像不怕痛似地,不顧一切地摟著他。
  張起靈的心跳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有力,薄薄的布料再也傳不過任何聲響。
  
  沒有邊際的黑暗吞噬了一切。
  
  「吳邪──」
  而張起靈最後還是什麼也沒說。
  等他灰頭土臉地從山坳的另一邊爬出來,脫下來的襯衫全是乾涸的血跡,背上是一高一低兩個怵目的手印。
  他像是成癮一般揪著那件襯衫,深深地,深深地吸吐張起靈的氣息。
  
  
  那不是他們第一次擁抱。
  『你不要一直抱著我。』
  『這樣子就沒有別的東西敢靠近你了。』
  卻是最後一次,他在他的耳際這樣低聲喃道。
  
  _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_
  
  「族長?族長!」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吳小佛爺用他的身體慘痛地記得,黑眼鏡要是跟你說五句話,其中有五句都會是誆你的。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