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哥哥……』頂著一頭柔順金髮的孩子站在基爾伯特畫出的小小圈子裡,不敢亂動,使力維持的直挺站姿卻因時間流逝而開始鬆散無力,不免搖晃起來。

 


  『不准動。』雖說是精瘦纖細,但與孩子的身形相較之下仍算高大的基爾伯特與孩子相對而立,陪伴似地與他做出相同的標準立正姿勢。『有什麼問題?』向孩子問話,眼神卻始終直視正前方。
  『腳……很痠……』偷偷抬起頭來仰望兄長,卻馬上被發現似地嚴聲制止了。
  
  『直視正前方!站不正坐不直、眼神亂飄是軍人應該有的樣子嗎?』
  
  『……對不起……』
  『道歉方式錯了。』面對孩子弱勢的道歉,基爾伯特卻絲毫沒有心軟的跡象。
  瘦小的孩子眉間一緊,使勁挺起胸膛收起下垂的肩,而後九十度彎下腰來。
  『屬下非常抱歉!』稚幼的童音在庭院中迴盪,一陣風襲來,吹落樹上幾片欲凋的葉。
  『這樣才對嘛,West!』基爾伯特放軟的誇獎聲在孩子頭頂上響起,孩子悄悄抬起眼看向自己的兄長,對上一抹嘉許的笑意。『好了,今天的訓練結束!West晚餐想吃什麼?』
  
  
  *
  
  
  「哥哥……!」他踉蹌上前,伸手想抓住伊人縹緲的身影。
  「離我遠一點,West。」雙手被枷鎖所錮的青年沒有回頭,只淡淡地這麼句話。
  伸出的手僵在空中。地點明明不是嚴寒難攻的莫斯科,卻覺得周遭的冰霜凍得讓人難以喘息。好冷。
  
  一動也不能動。
  
  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個讓人發寒的男人將手搭上基爾伯特的肩,深邃的紫眸給自己一個意義不明的微笑。
  「哥、哥哥……」吞了吞口水,再次嘗試開口,語氣流露出不同於以往剛毅的哀求。
  
  「媽的不要一付落魄沒用的樣子路德維西!」
  
  「──」基爾伯特依舊沒有回頭,而是直接對著身後的路德維西大吼,雙眼直視著對他而言虛空一片的前方。那片陌生的大陸在基爾伯特眼中什麼都不是,包括土地持有人。
  「老子教過的你都忘光了嗎?看看你現在什麼模樣!」
  宏亮堅定的聲音敲進路德維西腦海中,發出金屬相擊的盪迴聲。有點耳鳴。
  卻像是霎時清醒一般,視線清朗起來,背對自己的基爾伯特滿身傷痕,卻依然直挺著背脊,一身傲骨在風中呈現的原來不是虛渺,而是浴血的瀟灑。
  「長官的問話聽清楚了沒!路德維西?」
  長期訓練而成的軍人服從本能,路德維西挺直了腰桿,微收下頦做了個標準的立正動作,接著有力地九十度彎下腰。
  
  「是,長官,屬下非常抱歉。」
  
  清晰的嗓音,抑下了滿溢難言的所有情緒。
  悲傷也好不捨也好愧疚不甘也罷,一屆軍人不需要太多多餘的情感。
  「呵、」壓低的頭頸上方傳來基爾伯特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倨傲語氣。
  維持著壓低身子的姿勢,路德維西只微抬起上身望向基爾伯特。只見伊人啐了聲回過頭來,帶血的嘴角上揚,無所畏懼的赤紅眼瞳看向他。
  或許只是光線,那抹笑容看起來比任何時候都更加耀眼。
  
  
  「這才對嘛,West!」
  
  
  *
  
  
  『哥哥……』
  『嗯?』
  『可不可以不要吃你煮的……?』
  『不行。來West,說你最愛吃本大爺的菜,而且會全部吃光光!』
  『……我最喜歡哥哥做的菜,而且會全部吃光光。』
  『這樣才對嘛!』
  
  _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佐降 的頭像
佐降

【擾民文青之家】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