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族長?族長!」

 


  他急切地呼喚著,多久了,多久沒能在這個距離如此直接地觸碰他,卻是一具無力的、冰冷的宛如屍身的軀體。
  他急切地呼喚,小心翼翼地伸手拭開伊人額角上滾落的鮮紅色血滴,有些部分微微風乾了,稠稠地貼在身上。
  「族長...」
  他的聲音幾近嘶啞,若不是常年的風霜已經讓他再也不能為任何事落一滴淚,此刻的他或許正哭著吧,哭得力竭。
  「咳、」
  忽地,懷中的人像是聽見了他的叫喚,猛地從口中喀出血來,掙扎著睜開雙眼。
  然後在看見他的同時,顫抖地伸手捧住了他那憔悴卻欣喜的臉龐。
  「我回來了。」
  一個奢侈得令人心悸的笑容。
  明明竭盡了氣力,卻拼命地伸出手和他碰觸;明明已經滿身腥紅,卻被拽在心上不肯錯失的一句。
  「我回來了,吳邪。」
  
  而只有他知道,在幾里外的雪地裡,躺著一具與自己相同面貌的屍體。
  「──嗯,歡迎回來,張起靈。」
  他的聲音幾近嘶啞,若不是常年的風霜已經讓他再也不能為任何事落一滴淚,此刻的他或許正哭著,哭得心絞。
  那個姓吳的已經再也回不來了,我親愛的族長。
  
  他在那樣一個風雪大得令人不能直立的天地間,顫抖而確切地將伊人擁緊。
  
  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佐降 的頭像
佐降

【擾民文青之家】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