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說到浪漫的基因,三個人裡面最浪漫的,恐怕要屬胖子了。

這還是他們借住在某個農民家時,裡頭的大叔邊喝著燒酒指出來的。

那時張起靈一副沒睡飽的樣子坐在桌邊,胖子笑得橫肉發顫,直誇自己有多羅曼蒂克,吳邪陪著笑,腹誹著這位浪漫王子明天就要去把大叔你祖宗八代的墳都抄一遍,看到時還浪不浪漫。

不過現在看來,那位滿臉鬍渣的大叔倒是沒有說錯。

張起靈這個人除了生活能力之外,感性能力大概也是重度傷殘,兩個人好上的時候吳邪還問過誰要入誰祖墳,被張起靈反詰了句張家古墓你還去嗎?

日。

再想想吳家祖墳,吳邪搖搖頭。

要不,死了也自立門戶好了。

嗯。

這就是他們的浪漫了。

至於其他感覺一點都不浪漫的事情,倒是常常被胖子威脅再噁心巴啦就要開槍同歸於燼。

到時我們倆躺一間,你自己躺啊。

吳邪堵回去了。

「你還記得胖子那時那張臉嗎?」想想他就笑起來,一邊點菸。

說好要戒的,沒多久就放棄了。

「大家都說煙火是很浪漫的,你覺得呢?」

點完了菸他就去點煙火,星火一著了便自個兒興奮地跳到土堆後,接著一陣爆裂聲響,在空中燃起燦爛的煙花來。

不多,就三朵。

吳邪哈哈大笑,直起身攤開手來,像是自己方才施展了多偉大的魔法。

胖子總說煙火是浪漫的,還要他多學學招。

「你覺得浪漫嗎?悶油瓶?」

張起靈沒有回答。

他的身軀靜靜地躺在不幾尺深的地下,時間是清明,吳邪剛剛就躲在他的土堆後,今年的清明鬧旱,他的動作四處揚起沙塵。

吳邪才不在乎這個時間放煙火會擾到誰的安寧,他連墓都盜了,還怕誰來索命?

歆長的身影在墳邊轉了又轉,興許喝了酒,腳步微蹎。

在菸捲微弱的火光中,他靠近張起靈的墓碑,一如過去他做了什麼自以為小聰明的事時湊上臉去的姿態。

墓碑上隱隱可見的是兩個名字,張起靈,吳邪。

他離死也許還有一段距離,但能就這樣死在一起,他覺得很浪漫。
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佐降 的頭像
佐降

【擾民文青之家】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