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他已經許久不曾哭泣,也已經許久不曾動手打掃家裡。
更多時候他什麼也不做,只是翹著二郎腿躺在自家小舖的屋簷下,數外頭又走過幾隻三色毛的貓咪。
今年的冬天交織著極冷和極熱,讓他慶幸自己已經不再試圖踏上回憶中的長白。
鄰家的小兒穿得像兩只不倒翁晃悠悠地來拜年,掏空了口袋給紅包,才後悔也許不該拒絕二叔要他回一趟老家的要求。
年節的歡樂也許只有尚屬稚嫩的孩童可以理解了,他想過今年還和過去幾年大同小異,一夥人喝喝酒打打牌之類的什麼,計劃卻總是趕不上變化的,解雨臣和霍秀秀出了國,胖子去了巴乃,黑眼鏡也連絡不上。
想點菸才想起自己戒了菸,吳邪沉默地坐了一陣,覺得自己真是初老了,這樣也可以打從心底滄桑起來。
想喝杯茶了,上次從二叔家裡順出來的烏龍。
吳邪沒有起身,扯開嗓門就朝屋內喊。
「張起靈!我口渴了,上茶──」
話聲未落,才側過頭就發現對方不知何時已經端著茶來到他的身旁。
「廚房掃好了。」
吳邪勾了勾唇角,他已經許久不曾哭泣,也已經許久不曾動手打掃家裡。
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佐降 的頭像
佐降

【擾民文青之家】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