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當初沒有人發現自己,松野粗松也許就會這麼一直看下去。

事情的計畫原本是這樣的,放倒把風的人,將那些把松野空松圍在校舍後方的人全都打趴、再來個帥氣的出場。

因為大哥總是最帥氣的嘛。他還記得自己搶走了次男也喜歡的紅色帽衫,因為英雄主角總是穿著紅色。

──你就選藍色吧!他隨手把看到的另一個顏色塞到對方手上。

雖然是六胞胎,心智的發展依然是按著各自的節拍。松野家的次男最近來到了注重外表形象的階段,成天帶著一塊小方鏡、梳著毫無特色的瀏海、偷偷練起來的一點肌肉在白襯衫底下微微隆起,次男不喜歡喊他哥哥,開始有點變聲的嗓音喚著他的名時,總讓人有種心裡發癢的感覺。

其實松野粗松一點都不在乎自家次男被霸凌的原因,他只是看著那些人將他推倒在地,踩壞他的鏡子、撕扯他的襯衫、抓亂他的瀏海,松野空松一聲不吭地承受著幾個人的拳打腳踢,只在被迫吸進尼古丁時嗆咳出來,眼眶因淚花而有些濕潤。然後他們誇張地嘲弄著,好讓自己幼稚的行為看起來更加愚蠢。

──接下來呢?

霸凌事件之所以總發展得荒腔走板,多半源自於未加思考的衝動起頭,因為缺少收手的終止鈕,終至引發不可收拾的後果。

所以說如果,如果那些人的其中之一當初沒有回過頭來發現站在角落的松野粗松,也許他會就這麼一直看下去。

他的弟弟跌坐在地上,一向乾淨整齊的臉和襯衫沾滿了沙土,也許還滲進了傷口裡,襯衫下的肌膚比平常會受到日曬的地方還要白皙,彷彿隨便施點力就可以留下痕跡。一想到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任何事情,他就亢奮地眼眶發紅,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著。

好險啊。

「喂喂,這不是松野家的大哥嗎?」
也許是感覺到人多勢眾,對方對於他的在場絲毫沒有任何驚慌。

「是來搭救弟弟的嗎,哈!像個英雄一樣呢!」

松野粗松並不會因為袖手旁觀而感到罪惡,不過他確實就像個英雄一樣,他走上前去,照著那幾張跋扈白癡的臉就打了下去。

即使自己只是恰好被阻止了放任劇情發展的行為,松野粗松也從發疼的指骨和弟弟崇拜的目光中,感覺到自己就是個英雄,紅色的血,英雄的顏色。


松野家的長男和次男今天不去上學,一個是請假在家養傷,一個是因為打架被罰在家反省。

「我也想跟哥哥一起待在家裡──」

最近的松野十四松則是發展到了黏人的階段,趴在空松腿上不肯離開,松野輕松叨唸著要麼打人要麼被打否則不能請假,抓著十四松的小腿將他拖到玄關。

「大哥會好好照顧那傢伙的~」粗松將氣息頹廢的一松推出家門,重擊對方的背脊,卻始終沒能讓他抬頭挺胸。

「粗松哥哥照顧好自己就夠了啦。」椴松摸摸一松的背,露出不信任的表情。

松野粗松大大地揚起嘴角,將煩人的弟弟們全部甩在門外。

昨天他將現場所有人都揍了一圈,以致學校主任趕到時他免不了也被揪著耳朵一頓痛罵,松野空松其實傷得不重,至少跟其他人比起來。之後他們輪流揹扭傷腳的次男回家,空松一路上都沒怎麼說話。

「我來照顧你吧!」他回到房間裡,趾高氣昂地宣布。

半晌沉默後,沙發上的空松將視線從興致勃勃的大哥臉上移開,沒了小方鏡,他只得若無其事地翻動手上的教科書,因為介意被打又擦傷的臉,一直有意無意地摳著右臉的膠布。

「不需要啦。」他說。

「想喝水嗎?想吃東西嗎?想上廁所嗎?我可以抱你去喔!還是你想換藥啊?哥哥會很溫柔的~」松野粗松在對方身邊瞎轉。

「不需要啦。」松野空松還是這麼說,為了安撫對方莫名高亢的情緒,他想了想又補上一句。「其實也沒受什麼嚴重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

松野粗松一把撕下了空松臉上的膠布,直接讓對方痛出眼淚。

然後是手臂、肩膀、膝蓋,所有伸手可及之處的膠布都被粗松毫不留力地直接扯下,尚未癒合的傷口略略扯出了血。

「你幹嘛啊粗松!」空松被他按倒在沙發上,擰起略粗的眉伸手反抗。

「這是懲罰喔。」粗松卻架開他的手,掐著自家次男的下顎,逼得對方抬起頭來。

「什……?」

「你明明可以還手的吧?為什麼要呆坐著挨打啊?」松野粗松不再像方才一樣討好地笑,也許是因為背向天花板的光線,眼神比和人打群架時看上去更加暴戾。「你就捨得反抗我了?」

愚蠢的溫柔。

松野空松被他瞪得不行,終於軟下反抗的動作,他卻沒有鬆開手,用力摩娑著對方紅腫的臉頰。

「我想他們打完就會走了吧,而且──」

「嗯?」松野粗松看著身下的次男不自在地移開目光。

「而且我看見你來了啊。」

──好險啊。

松野粗松並不是一個會對自己的作為產生罪惡感的人,他不在乎道德良知之類的抽象規範,只單純因為空松的回答暗自竊喜,如果不是恰好被阻止了旁觀,也許他會一直看到鬧劇結束為止,這樣扭曲的心態卻被愚蠢而溫柔地信賴著。

而更令人愉快的莫過於他可以確信,當時坐在人群後方和自己遙遙相望的松野空松對他的劣根性再清楚不過了。



「──那我救你的時候很帥吧?」

松野粗松高興起來,一掃幾秒前陰鬱的神情,卻變本加厲地壓到空松身上。

「啊啊,很帥啊。」

空松抬起手,輕輕觸摸粗松後腦打架時被打腫的地方。

「就像英雄一樣?」

松野空松的眼裡都是他,明明身上的傷口處處泛著疼,卻寵溺地朝他微笑。

「就像英雄一樣,粗松哥哥。」

他確實就像個英雄一樣,不論使用的是正確還是錯誤的方法,因為紅色就是英雄的顏色嘛。而松野空松就是會溫柔地接受他的頑劣,比如成為紅色旁邊的藍色,帶著他買來的尺寸誇張的新鏡子,使松野家從此必須承受著更痛的生活。



後記
不想上學的一松慫恿十四松一起將學校裡的死對頭打了一頓。

 



私設的大哥就是一個非常順從自身慾望的人。
長兄組有種特別平等的感覺(?),空松在心理上相當程度的以「大哥」為模範,松野粗松卻是從空松眼中的「大哥」來定位自己的。
粗松對於必須保護所有的弟弟並沒有所謂的責任感,只是純粹地想要像個英雄一樣被膜拜而已。
只愛著自己的大哥,跟只愛自己的空哥其實蠻像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佐降 的頭像
佐降

【擾民文青之家】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