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起靈總是說他知道。

 


一次吳邪在衛生間裡沒了廁紙,囁嚅地喊他。
「張起靈──」
「我知道。」
簡短的三個字,結果從門縫裡遞進來的是報紙。


一次吳邪回了家癱倒在沙發上發牢騷,想要對方過來幫他揉揉肩。
「張起靈──」
「我知道。」
簡短的三個字,驚醒時衣物已經被扯掉大半。


一次吳邪病了躺在床上哼哼唧唧,想討水喝。
「張起靈──」
「我知道。」
簡短的三個字,張起靈脫了上衣窩進被裡幫他取暖。


最後一次他在張起靈懷中,近得只有他一個人映照在眼裡。
「張起靈……」
「我知道。」
簡短的三個字,他笑起來,笑得不住又喀起血。
「你才不知道──」
「我知道。」


「我知道。」
他只記得張起靈一直這麼說著,至於張起靈知道了什麼,他再也不能知道。

 

文章標籤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