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在23話前畫了這個,結果十四松竟然意外的怕冷啊ψ(`∇´)ψ
好喜歡23話,越來越難抉擇最喜歡哪一話了(不重要)


 


以下雜圖

20160217(4).jpg

20160217(5).jpg

20160217(6).jpg

20160217(7).jpg

20160217(8).jpg
上面五張是屏東IF的時候出的貼紙~~
另外還印了上次畫的新手爸爸(?)空哥///
有人直接在攤子前面崩潰:「為什麼他這麼痛可是這麼受歡迎!!!」XDD
有一個阿公很想買十四松的貼紙可是沒了w

20160312(2).jpg

20160314(2).jpg
兩張若葉松
這兩隻的副標就是瘋癲與文明(傅柯覺得幹)

20160311(2).jpg
數字
「一松哥哥喵~~」
「喵──」
真得很喜歡畫十四松笑超開的樣子!!!然後小肉腿

 

20160221(2).jpg

20160305(1).jpg
「人生は難しいね。」黑十四我超可以嗯嗯嗯(明明什麼都可以)
畫松超容易畫到忘記正常比例要怎麼畫←

 



底下收一篇隨筆。

 

 

松野椴松曾經嚴正地思索過,這個家裡有機會能養活六胞胎的大概就只有他跟三哥。(二哥的話如果用其他的方式銷售掉當然也會是一筆收入)

 

「為什麼是我啊!!」

松野椴松拿著鍋鏟在廚房裡發著牢騷。


「因為你是老么啊!」大哥吊兒郎當的聲音從走廊那端的客廳傳來,比這句話更令人氣憤的事實是他家的大哥做出來的菜根本不能吃,卻還擺出一副「我就是這樣爛成渣,你敢吃我就煮啊」的姿態。
 

──他總是可以因為自己做事一團糟而得到額外的福利。

二哥的廚藝其實很好,只要他跟大家活在同一個次元的話。

「還是你們想吃我做的法式日本帥哥義大利麵佐寂寞呢?只是今天好像沒有番茄醬──」

「佐你媽。」不知道要從何吐槽起。

      

「我覺得它的意思是水要比米多一點點,但是我比較喜歡軟一點的飯,如果用1:75會不會太多呢?」

三哥還在量水,即便他算是少數可以畫在社會化這條線右邊的人,過度謹慎的看食譜只會讓一切慢得磨人。

       

四哥不用煮飯,自從他試圖用買來的不知道是什麼的藥帶大家一起上路之後,他就正式從煮飯的任務中脫離了。

「老么就是活該被欺負。」所以他可以在旁邊一邊玩貓一邊說風涼話。

      

「十四松哥哥!」

松野椴松只能把砲火轉向地位跟他最接近,並且總是能承受他的怒氣(雖然可能是因為無法溝通)的人。

「什麼什麼?」

只是當他看見自家的小哥哥餓到在吃桌上散落的餅乾屑,一臉無辜的模樣,心裡突然堵得一句刻薄話也說不出來。

「──你要吃煎蛋還是炒蛋?」

最後他只得顧左右而言他。

 

「煎蛋!」

「炒蛋!」

「蒸蛋!」

「芙蓉蛋!」

「我沒有在問你們!!」


20160316(1).jpg
【十四松舔餅乾屑示意圖】
雖然舌頭不科學,但是阿松不需要科學。

以上!開始比較忙的三月在一堆計畫趕不上的變化中接近尾聲(痛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佐降 的頭像
佐降

【擾民文青之家】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