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並不會因為無人傳誦,而變成虛幻。
他有好一陣子沒有辦法好好地說出話來。
與其實說是一種疾病,不如說更像一種詛咒,聽起來更加浪漫一點。
你得承認詛咒這個詞聽起來挺浪漫的,否則人們不會這麼喜歡拿它大作文章。

「沒有辦法說出口,表示潛意識裡你一直都在否定這件事情。」
「我沒有。」
他不喜歡他的心理醫生,不過那不是真正的醫生,真正的醫生太貴了。
那只是一隻焦油狀的綠色惡靈。
明明就是個虛幻般的存在,講起話、做起事來卻都現實的要命。
所以他必須緊緊地抱著懷中的少年,以防那傢伙搶走少年的身體。
就算惡靈說他已經不會這麼做了也不能夠相信。
惡靈嘆了口氣。
你聽說過惡靈會嘆氣嗎?
「那你跟著我說一遍?」
他盯著惡靈蠕動的唇瓣,惡靈的聲音很遠,像是穿過腦殼繞了一圈才又回來。
「茂夫他已經死了。」它說。

事實並不會因為無人傳誦,而變成虛幻。
「龍套他──」
沒有辦法說出口,他的上下顎不受控制地咬緊,緊得他想自己都露出了齜牙咧嘴的表情。
他緊緊地摟著懷中的少年,即便那只是部分身體的碎片。
「他──」
他沒有辦法好好說出話來,甚至連眼淚都掉不下來。
這一定是一種詛咒,更加浪漫的那種。

____________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佐降 的頭像
佐降

【擾民文青之家】

佐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